開 頭 

  我的家鄉在河北。河北省有個唐山市,市郊有個白石山。據老人們講,這里曾是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。地名雖叫白石山,其實是一望無邊的漏風地,所謂"漏風地"是指地表結不成塊,地下兜不住水的半土半沙的"海退",由于海平面的逐年下降,海岸線就向海洋方向移動,日久天長原來的海底竟變成了陸地,再經人們的不斷開發,就出現了"滄海桑田"。

  歷盡滄桑的唐山地區常出奇聞異事,就說這白石山吧,二百年前就在這片平展展的漏風地上,竟從地下冒出一塊雪白雪白半透明的山石來,這山石的形狀就像個端坐的道士。最奇的是這山石一年長一寸,寸寸有年輪,在這奇石的腰部有個肚臍眼兒似的盲孔,在這孔中可以看到一層白色一層灰色的年輪來。 每當節氣相交,夜到子時,白石還會發出微微的磷光來,人們看到這白石的長勢,將來必成高山,索性就稱這巨石為白石山,從此小小的村莊就以此白石而得名。

  白石山的村民們為了表達對這塊神奇白石的敬意,還特地在白石的前面蓋了一間土地廟,常年香火不斷。在土地廟的正南方有個清水湖,雖然湖水深不過腰,但是無論多旱的年景從不干枯,這湖水對于四周滿是漏風地的白石山村來說,真是天賜的神寶。更神奇的是,清水湖邊還有座不知從何而來的石匣,這石匣有一人見方,是由漢白玉雕刻而成,石匣雖有上蓋底座之分,卻是永遠打不開的。 很早以前有個道士曾盤腿靜坐在石匣上施法,時有蜣螂飛來,被道士捉住吃下。七天后道士飛逝,地面留有栗子皮,匣上留有十個字:"要想石匣開,必得洪道來"。 據說石匣里有天書,只要白石山出了大人物,洪道就來打開石匣獻出天書。 到了亂造的年代不知是誰,為急于得到天書,趁亂把石匣打得粉碎,除了一股清煙升起外,一無所獲。

  說起歷史來,白石山本是一片杳無人煙的荒地。清朝乾隆年間, 皇上想要開發關外祖地,特敕山東省為移民重點,并傳出口風:棗林莊為皇親故地,不在移民之列。一時間全省富戶,投親靠友、走門路、拉關系,沒有關系的愿花重金,哭著鬧著都奔棗林莊而來。不久圣旨到:"棗林莊為皇親故地,理應重點移民。親兵押解所有村民,即刻起程,移民關外。違抗者格殺勿論!"新舊村民暗自叫苦,背地里大罵皇上。

  移民隊伍路過唐山,有三個單身漢子發現了這塊白石,堅信這兒是一片風水寶地。他們冒著被砍頭的危險偷偷地留了下來。從此,他們靠這里的風水繁衍生息,也靠自己的勤勞,一代代興旺發達。

  一日,有個憋寶的南蠻子路過白石山,發現了白石有生命的秘密。為了把這塊將來能長成大山的石頭據為己有,他就每天趁著夜深人靜時溜到廟后,偷偷地挖石不止,沒想到連挖三夜,也沒有挖到白石的根部。 南蠻子暗恨這山石太大無法搬走,竟發誓破了此寶,于是他每到夜深子時就偷偷地在白石上撒尿。整整七七四十九天,這塊晶瑩剔透的白石竟被漬的變成了灰黃色,從此白石山村的這塊大石頭就再也不長了。

  無論哪里出了個大人物,鄉民們都會以此為榮炫耀一番。據老人講,這白石山的風水要是沒破,村里必定會出個大人物!咱們唐山地區也是風水寶地,不是出了個李大釗,還有個節振國嗎?白石山要是年年長,說不定也要出個大人物呢!

  白石山的風水被破了,石匣也被打碎了,但是村民們對"有了天書就能得道"的預言,仍然篤信不移。所以村里對稍有文化的人都倍加推崇,都希望這些人將來能看懂天書。而且大部分村民們,多是又信佛又信道,在這些信徒中最虔誠的要屬我爺爺了。

  白石山有個民俗和山東水泊梁山一樣:人人都有綽號。據說是"馬不吃夜草不肥,人不得外號兒不富"。我爺爺也有個"望天兒"的外號,他因租種著三十多畝漏風地,所以算貧農,他有三個兒子都能在外掙錢,所以日子過的還挺富。

  我爺爺的長相極丑,不光是滿臉核桃皮似的土黑色,他的上眼皮耷拉著,蓋上了下眼皮,每當平視前方的時侯就得揚起頭來,他總像是在觀望著天國,對凡人卻不肖一顧的樣子,因而得了這么一個外雅內謔的綽號。

  爺爺在村里雖說是數一數二的丑男,可他娶了個媳婦卻是四外八莊兒頂頂漂亮的"柴禾妞兒",全村的人都認為這是他前世修來的艷福。然而,這對我那細皮嫩肉兒的奶奶來說,卻是個災難。據我老姑奶奶說,爺爺掀起蓋頭時,奶奶差點兒背過氣去,倆人兒的長象反差也太大了。 三生有幸,他們子孫的遺傳基因,是由母系占了上風,以至兒孫后代們被異性見了,不但不會窒息,反會春意盎然呢。謝天謝地,善哉,善哉!

  我爹在村子里也有綽號,叫"結實",雖然俗了點兒,確也名符其實。爹的體形像爺爺,臉龐像我奶奶?上М敃r沒有選美比賽,不然也能拿上個名次。不過,長的再精神,漂亮模樣也不能當飯吃。在老家種地雖能解決吃飯問題,可過日子不光是吃飯,靠土里刨食兒,撐住個大家庭也太不易了。

  父親十七歲那年就只身一人去了南方,投奔我的舅爺去了。在舅爺的接濟下,父親當了一名建筑工人。我爹雖是農民的后代,可是他趕上了一個好機會,當時開明紳士黃炎培在江南創立了"中華職業教育社",爹靠業余自學當了技術員。

  自從我爹在南方站住腳后,大伯也到南方和爹在一起混日子。大伯在老家上過幾年私塾,文化底子雖然比我爹也厚不了多少,但他學過珠算,又年長我爹幾歲,社會經驗多,很快就在建筑工地上當了舅爺的助手。 說了半天您還不知道我是誰呢。我叫喬錦星,是個極平常的凡夫俗子。但是,所有的長輩們卻都盼望著子女將來不凡,母親生我時父親已經是個工程師了,他為了給我取個"不凡"的名子,也曾費過一番心思,不但查遍了字典,還翻了許多古書。

  我的出生地在四川成都。唐朝的大詩人杜甫詩云:"曉看紅濕處,花重錦官城。"由此可見成都的別名錦官城也。宋代的大詩人陸游在詞曲《懷成都十韻》中自喻曰: "放翁五十猶豪縱,錦城一覺繁華夢。"成都別名又為錦城。我的老子是希望他的兒子將來能象星星一樣,無論在多么渾暗的夜空中仍能發點兒亮,放點兒光。故給我取了個很亮麗的名子:錦星。然而,老一輩的期望值都比較高,在他的眼里我是一直也沒亮起來。

  我是個凡人,所謂凡人,就是"肉眼凡胎",是極其普通而又平凡的人,并且是煩惱特別多的人。人生像是在苦海泛舟,你的彼岸目標越遠,難度就越大,你受的罪就該越多才是。因而,無論辦什么事兒,要想成功就看你有沒有"能耐"。俗話說:"有多大能耐,享多大福!"你能耐得住磨難和艱辛嗎?你能耐得住冷落和煩惱嗎?你有能力從不幸中站起來,繼續向前嗎?你首先要有"能!"的意念,最后才有成功的可能,這才叫有能力。

  "能力"和"能耐"也有區別,我覺得,能夠利用現有環境的人,才稱得上有能力。祖上沒有給我創造出優越的條件,自己也沒有良好的基礎,只有靠自己的這一點"能力"了!連算命的都說:"命好不如運好,運好不如時好!"當然,我也趕上過敗運。一個人,只要能把敗運的磨難,當成"增益其所不能"的機會,那磨難反而是有益的。

  人人都做過夢,我也不例外,只是惡夢做的多了一些。當然,我也做過"發財夢",還做過"作家夢"。說來也可笑,一個只有小學畢業文化水平的人,一個當過乞丐的人,怎么也做這些時髦的夢?這篇歪傳寫的就是我夢想成真的經歷。也許您會誤認為只有富的流了油,家有良田別墅,外有億萬資金才稱得上富翁。其實不然,有的人是富了,但除了有錢以外,他仍是個精神上的窮光蛋。有的人也許只是剛剛跨過小康水平,但他在精神上卻非常充實,那才是真正的富有。

  咱們凡人最容易滿足──"有什么也別有病,沒什么也別沒錢!"其實,這就是小康的理想目標,只要夠吃夠喝就滿足,錢多錢少都無所謂。

  既然如此,人們為啥要爭命兒呢?原來誰都想在有生之年干出點兒名堂來!誰都希望人生之路順暢點兒,可世上哪兒有那么多順當事兒?我走過的路更是曲曲彎彎。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,"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"嘛,誰也爭不過天!但是"大命在天,小命在干。"無論如何,人不能混吃等死,我干了我該干的事情,我并不是死抱著"天命"不放的人。盡管我是歪打正著地走出了一條自己的彎彎小路,但這條路還是和大路并行的。 一般說來都是偉人才寫傳記,人們也喜歡給偉人寫傳記,而且大多數人也都愛看偉人的傳記。的確,偉大的人物運籌帷幄、叱咤風云、制造了許多讓人難以忘懷的奇跡。但是偉人畢竟是少數,大多數還在凡人之列。我們走在大街上,常常會遇到一些毫不起眼兒的凡人,也許他們一輩子也沒什么大的作為,可您知道他們這一輩子要經歷過多少風風雨雨?他們要排除人世間的多少煩惱和艱辛?大人物是有歷史使命的。而那么多的小人物──普通的凡人呢?不也照樣被歷史的巨浪推過來卷過去嗎?在您還沒成為偉人之前,看看咱這凡人的歪傳吧。 何為歪傳?非正傳也。我乃凡人,難入正史。雖有外傳野史之文體,但多是記載大人物的蝶聞逸事之傳說,故不可取。我這歪傳大有"歪打正著"之含義。通過您對我的經歷逐漸地了解,也許您也會覺得,世上許多厄境逼出許多人物,"歪打正著"出許多"正而巴經"的事來。

  真正的歷史,其實都是由凡人寫就的!

>>繼續<<

 
 
長海星緣版權所有
 
美女末成年视频黄是免费网址